综合搜索

天涯社区

百度贴吧

搜狐社区

豆瓣网


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
 
 
当前位置: 看楼主> 天涯社区>情感天地>80后古典情结男人的那些事
 
 
 
80后古典情结男人的那些事
阅读操作: 加入书架 | 打开书架
页面设置: 背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鼠标双击滚屏 (1-10,1最慢,10最快)
发帖时间:2012-01-20 10:52:00
一直想写一篇长篇纪实小说。但耐不知从何处下笔,近日偶有时光,便胡乱做了一些。本来写作是一件不容易事情,需要世间,需要经历,也需要素养。尤其长篇小说,更是工程巨大。写这样一篇小说,本不是为了出名,或者换钱。即使有这样想法,也没得这样的才能。但既然有想法,想要写些东西。自然是不愿意放弃瞬间的思想火花的绽放。

  我本也不是什么文人骚客,也不是什么科班出身。不过喜欢读些书,又喜欢胡思乱想,对于世间之事,更愿意比常人多想一些。活得有些感性。喜欢舞文弄墨,虽然没有什么才气,但是也无伤大雅。自然是自娱自乐。若干年,白须之时,尚可拿出早年所写的东西,自己回忆一下年轻岁月之事,也算是一件人生快事。

  故写下这样一篇纪实小说。字数尚且不知道是多少,可能会很长。兴许一年半载尚不能完成。但自己写喜欢的事情,写自己所想的东西,是一种自我情操的陶冶。我本来不是作家,所以文章自是平庸。但凡有幸能有几位看官,能够看上几眼,却也是我的荣幸。

  我是活在现实里的人,思想却是活在书里的鬼。所以写东西,自是会想很久。我不喜欢,迎合别人的口味而去写一些东西。因为那样既不是我想的,也不是我愿意做的。所以我写任何东西,或一首小诗,或一篇乱文,或一篇小说,自是都用心去做。这便是我做人的宗旨。虽然才气有限,阅历有限,自是不去想太多。人生每一个阶段都在成长。但愿今日所做之文章,是我今日之最高境界。便也无憾了。写这样一篇小说,自是有我的想法和道理。小说大致框架在写此文字时基本构成,只是具体的东西,尚待时间。所以我会在这里慢慢的写,一天一天的写,直到有一天竣工完成。完成之后,我也会自己所做之东西,打印成搞。然后装订成书,留下自己作为纪念。如果有幸有几位看官能够一直看下去,希望每一次写完之后能给我提些意见。不管是结构上面的或者是语言上面的,我自然是感谢。
发帖时间:2012-01-20 10:53:19
  第一回 何秋风江南为寻梦 俏寡妇夜半敲西门




  每一次的独自行走远方,不管是坐客车亦或者是列车,何故总是习惯用那样以一个姿势来坐着。或许是他习惯了这样的一个姿势,又或者只有这样一个姿势才能让他更舒坦。他喜欢靠窗的位置,喜欢半躺着,把双臂交叉,放在胸前,然后把那双戴了一副黑色眼镜的眼睛望向车窗外的远方。仿佛他眼睛所能触及到的远方就是他心中的未来,或者眸子深处有些无法触及的秘密。每个人总会有些反常的时候,就好比此时的何故就突然的是另外一个人一般,除了深沉和他平时的活泼俏皮不相符合以外,似乎还多了一些男人神秘的东西。只是这种神秘不知道是一个男人长大成熟的标志,还是一个男人陷入万劫不复的开始。时间长了,他会偶尔闭上眼睛,然后把头靠在座位的靠背上,头微微的仰起。似乎在思索,似乎又在休息。

  他此时坐的是从芜湖到绍兴的客车。虽然他很喜欢做列车的感觉,但是这一次他并没有那样选择。他不知道在为何自己在芜湖干工作干了半年还不算太差的情况下,突然想要来到绍兴这样一个城市。或许这就是他的宿命,如他的名字一样,何故?何故呢?因为这个奇怪的名字,他上学的时候没少被同学当作笑话来笑。幼时不懂,常为此生气。而如今长大了,他感觉自己的名字其实也还是蛮有趣的。想到绍兴他不禁又在心中多了一份莫名的激动,不是因为那里有一位绝世美女在寻他,也不是因为有一份美美的差事在静候着他。而只是他一向向往这样一个城市,向往这样一个出了多少文人骚客的地方。他只是想离青藤先生之魂魄更近一些。在自己莫名烦恼之外,尚能对着青藤书屋,畅饮几杯会稽老酒。又或者能够深切的感受一番杨柳岸,晓风残月之意境。江南的乌篷船,曾是他少年时读书的一个美好。他兴许只是寻梦而来。

  有时候我们常常会对一个人有这样一个想法而实在是不可理喻。但是事实上何故对自己也不能理解,然而他此时却正在客车之上,而终点似乎就在眼前。“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。”纳兰的才华他还是很欣赏的,虽然他是那么的痛恨那些长辫子的八旗子弟,但纳兰先生却是与他们不同的,或许是他爱屋及乌也未可知。为此他将自己常用之一名字改为秋风,何事秋风悲画扇,何秋风,也倒是颇有几分韵味。这样一来也就避免了总被人叫何故,何故呢,而尴尬了。

  所以一般不是必要的情况下,他都宁愿用何秋风这样一个名字。


发帖时间:2012-01-20 10:54:18
  时间有时候,过的是很快的。当何秋风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索之中的时候。终点已经倒了。车到站了。突然就吵杂起来了,各种吆喝都有。旅途上的安静与这突如其来的喧闹形成鲜明的对比。

  到站了。到了江南,到了绍兴。何秋风有些兴奋,但突然又有些不知所措。因为他唐突的决定和感性的冲动,来绍兴前,他尚未做任何准备。而这里,他亦没有什么同学和亲戚,举目无亲,说的正是他此时境况。

  到绍兴时,正是下午四点来钟。还好七月份的江南,四点多钟离天黑还有些距离。下车之后,出了站,到处都是人。尤其是是出租车司机,一些黑车司机,还有一些人力三轮之类的车夫,都仿佛在那里等待猎物一般。看到有人从车站里出来。每个人脸上都带有几许热情,然后使劲的往你边上凑。夹杂着方言的普通话,或者夹杂着普通话的方言,更为准确些。总之从他们脸上最下面的器官里通过声带发音,最后出来的是极为职业而又富有节奏的声音。“帅哥,要坐车么?要去哪里呢?”或者“帅哥,到某某地方么?”总之,他们是极其热情的一群人。有时候,热情的你从里面出来都会有些困难。如果看到是年轻的女人提着沉重的行李,缓缓的从车站里出来,那他们的热情将会更加高涨。因为他们知道,如此情况下,他们的热情一定会感动出来的女主人的。

  何秋风,本身行李不多,一个小的密码拉箱,一个手提电脑,外加一个小小的旅行小挎包。所以他是不需要他们的热情的。他从里面快步的走出来,而他们用用职业的热情来感染这样一个从外地来的年轻人了。和秋风只是用了一个极简单的方式便成功的将这群人打发了。他昂首阔步的往前走着,这群热情的人又上来搭话之时,他只是微微的摆摆头,伸出右手,轻轻的摇几下,眼睛都不斜视一下,是一种极不在乎而又有鄙视的动作。他们的热情总是在这样的人,这样的情况下,不自觉的退了,识趣的散开了。

发帖时间:2012-01-20 10:55:07
  何秋风走出了车站。他想到的第一点是找个落脚的地方,然后再做打算。他虽不是经常走南闯北之人,但由于长时间的在外求学,加上又有一年多的工作经验。对于社会的复杂,人心的险恶也是有所了解。虽然至今,他还没有遇到什么叫做真正的人心险恶。

  他不想在车站附近投宿。原因有三,一是车站旁边不安全,二是车站旁边的住宿条件不好,不怎么卫生,因为人流量太大了,三是比较吵闹,不适合休息。看看时间,他觉得还早,于是想找个别的地方落脚。

  他是一个感性的人。虽然他是理科出身。但是谁能规定,一个理科生就不能感性了呢?于是他就到车站附近的公交站牌旁边等待着,他不看车牌,他只是在等待,等待第一辆公交车的到来,然后立马上去。第一辆公交车的终点便是他今晚的目的地。对于这样一种做法,他很乐意。因为他觉得自己很多情况下,还是很相信缘分的。所以不得知的情况下,他宁愿随性的随缘的漂泊。漂泊到不能再漂泊之时,此处便是家了。

  来了一辆公交车,他上去了。他随手从口袋里掏出了两块钱,扔了进去。公交车不是很挤,这不像通往大学城的公交车。但凡通往大学城的公交车,总是有那么多红粉佳人与青年少俊在等待着。车一到,就听见各种声音,肉碰肉的声音或者行李被压扁了的声音。你只要往人群了一站,自是不用走路的,后面的人自会帮你推上去的。好不容易上去了,却只看满车尽是大汗淋漓的小男人和小女人。你只有一双脚落地。身边是那么和谐的围着一群人,就算你偶尔不小心碰到了异性的某个敏感部位,也不会听见有人破口大骂,骂你是流氓。因为四周全是人,谁能确定是谁碰着谁呢?又或者你一开口说话,指不定你的唾沫救飞到对面人的脸上了,讨得一顿没趣。总之,坐通往大学城的公交车,是一件极苦,极累而又极暧昧的***怪事。

发帖时间:2012-01-20 10:57:45
  他找到了最后排的一个座位,坐上去了。旁边坐的是一位年龄约20岁的女子。江南的七月份很热,所以这样的季节自然是女人的季节。因为在这样一个季节,女人总是会把自己该露的或者不该露的,都会露出来。他用眼稍微瞟了那个女子,一头暗黄的长发,托的很高,脸很白,但是白的不自然,化妆化的有些显浓。五官看上起貌似很精致。上身穿的是一件吊带衫,就是很小的粉色背心。小而紧的衣服,突出了女人上半身傲人的双峰。或许不是她双峰与生俱来的挺拔。只是这种紧身的打扮。配上她小小的瓜子脸和瘦瘦的身材,才显示出一份万分绿中一点红的威武。下身是黑色蕾丝边短裙配肉色丝袜。身上有些香味,是一种香水的味道,只是有些太过香浓,反而给人感觉不是很好。何秋风坐下了。那女子看了他一眼,并没有什么太大的表情。

  公交车上出奇的安静,除了车上系统里偶尔发出的下一站某某地方,某某地方到了之类的声音以外,是没有什么别的声音的。公交车上有人拿着手机翻弄,有人带着耳机听音乐,也有人闭目养神,也有人在看着窗外。而何秋风不属于以上任何一种。他在打量着车上的每一个人。想从一个城市基本元素之一的人里面,探寻一点这个城市的什么秘密来。他也许真的只是一个奇怪的人。

  何秋风正看着一个闭目养神的年轻人,也许那位仁兄太过劳累,视行车如行床一般,无所顾忌。睡得正熟之际。车子一个大转弯,正好把他的头,往前面的座位上磕了一下,吓得一身哆嗦。看到这里,何秋风不禁偷笑起来。

发帖时间:2012-01-20 11:02:13
  这辆公交车,对何秋风来说,还算是安逸的,不是很挤。他上去之后,后排有两个座位。他不知道车子要开往哪里,只知道车子终究是有终点的。他不是一个安稳的人。所以他不想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情。更多的是宁愿自己面对将要发生的下一个事件。也许只有这样,他的人生才会是有些激情的。

  他找到了最后排的一个座位,坐上去了。旁边坐的是一位年龄约20岁的女子。江南的七月份很热,所以这样的季节自然是女人的季节。因为在这样一个季节,女人总是会把自己该露的或者不该露的,都会露出来。他用眼稍微瞟了那个女子,一头暗黄的长发,托的很高,脸很白,但是白的不自然,化妆化的有些显浓。五官看上起貌似很精致。上身穿的是一件吊带衫,就是很小的粉色背心。小而紧的衣服,突出了女人上半身傲人的双峰。或许不是她双峰与生俱来的挺拔。只是这种紧身的打扮。配上她小小的瓜子脸和瘦瘦的身材,才显示出一份万分绿中一点红的威武。下身是黑色蕾丝边短裙配肉色丝袜。身上有些香味,是一种香水的味道,只是有些太过香浓,反而给人感觉不是很好。何秋风坐下了。那女子看了他一眼,并没有什么太大的表情。

  公交车上出奇的安静,除了车上系统里偶尔发出的下一站某某地方,某某地方到了之类的声音以外,是没有什么别的声音的。公交车上有人拿着手机翻弄,有人带着耳机听音乐,也有人闭目养神,也有人在看着窗外。而何秋风不属于以上任何一种。他在打量着车上的每一个人。想从一个城市基本元素之一的人里面,探寻一点这个城市的什么秘密来。他也许真的只是一个奇怪的人。

  何秋风正看着一个闭目养神的年轻人,也许那位仁兄太过劳累,视行车如行床一般,无所顾忌。睡得正熟之际。车子一个大转弯,正好把他的头,往前面的座位上磕了一下,吓得一身哆嗦。看到这里,何秋风不禁偷笑起来。

  他这一笑不打紧,反倒惊起了他身边女子的留意。那女子侧身望了他一眼,她并没有留意这车上许多事情,自然是何秋风刚才所见一幕,自是不知。她此时。看他的眼神有些诧异,仿佛现代人看了古代人,以为是拍戏,又以为是真事,好奇而又别扭,终究是一脸茫然。何秋风似乎意识到有一双眼睛在注视他。便也回头望了她一眼。恰好四目对上了。正是:

  无缘时节偏又缘,尴尬景又尴尬人。

发帖时间:2012-01-20 11:03:21
  他这一笑不打紧,反倒惊起了他身边女子的留意。那女子侧身望了他一眼,她并没有留意这车上许多事情,自然是何秋风刚才所见一幕,自是不知。她此时。看他的眼神有些诧异,仿佛现代人看了古代人,以为是拍戏,又以为是真事,好奇而又别扭,终究是一脸茫然。何秋风似乎意识到有一双眼睛在注视他。便也回头望了她一眼。恰好四目对上了。正是:

  无缘时节偏又缘,尴尬景又尴尬人。

发帖时间:2012-01-20 11:08:38
  何秋风这回正眼迎着她,却是:长发挽起,顶上挽了个黑色发髻。面虽不大,眼鼻口眉恰好的镶在上面一般。肤色很白,虽不是天生的娇白,配上这样的五官,加上这样俏身若隐若现的穿着,倒也算得上一个上等姿色的女子。那双眼睛虽不是水灵灵的晶莹剔透如珍珠,到底是配那弯弯的柳叶眉,也多了几分妩媚妖人。鼻子不是很大,鼻梁却是很挺。不算很深的人中下面,却是两片极红的薄唇。想来这唇之红也定不是天然的。

  他这一看虽不是很长时间,到底也驻留了有五秒之久。这五秒。两人都无言语,却又不知该坐如何打算,只是傻愣着。这女子,到底是妇人。陌生男子,如此停留目光驻留,虽然是对视,到底还是不觉两腮泛起了一丝绯红,甚是动人。正是:

  春花自古凭艳立,长成芙蓉惹人怜。

  莫笑采花惹人痴,艳后春花自难眠。

发帖时间:2012-01-20 11:13:19
  何秋风见自己有些唐突,反倒闹了尴尬,便先开口打趣道:“刚才见前面一位仁兄,梦会周公,不想车子转弯,却被前面座位作弄了,吓了一哆嗦,故而神经兮兮的自乐起来了。让美女见笑了。以为我是神经病,不好意思了。”那女子见他说话文雅,又一眼便知道自己看他的诧异,想来也是个聪明之人,又见他眉目清秀,戴个眼镜,想必是个读书人,便没有太多的反感和戒备。于是随口说道:“哦,原来是这样。我还真以为旁边坐了个神经病帅哥呢。”说完便笑起来了。何秋风见她也拿自己打趣,便也笑起来了。

  此一番话引开了题,便相谈不是什么难事。何秋风本来坐车一天,又无熟人,一天没有言语。此时,话匣子打开了,却是谈天说地,胡扯一番。他本来就是个极具谈笑风生,幽默爽朗之人。更何况面对这样一位姿色上等之女子,自是更是殷勤无限了。男人终究是在漂亮女人面前表现的殷勤,聪明,幽默,有内涵一些。也许不是为了博得佳人一笑,却也只是极愿意展现自己魅力。得到异性的认可,永远是人类的天性,纵然这个异性只是一个陌路人。

发帖时间:2012-01-20 11:20:48
  何秋风告诉女子,说自己初来绍兴,为寻梦而来。听得那女子似懂非懂,却又不敢妄加评论。那女子也告诉了他,自己来绍兴不过数月,老家是湖南的。自是两人相谈也还觉得投缘,便互相告诉了姓名,留下了号码。希望以后有机会也能够出来聚聚。何秋风这才知道这女子姓秦,名翠柳。不多时,终点站到了。车上各人都下车了,他们也寒暄了几句,便也散了。正是:

  本来陌路人,不过偶相逢。

  终究有聚散,何必欢笑空。

发帖时间:2012-01-20 11:25:17
  何秋风,寻了家旅馆,便提了行李住了下来。进了房间,便拿出了电脑,插入网线,寻住房,寻工作。寻了许久,也没见个合适的。不过一天的车程,倒显得有些乏了。于是胡乱冲了个澡,就躺上床上庄生晓梦了。

  第二日,醒来时,已是早上8点了。江南的七月,八点太阳已经很高了。何秋风又去冲了个凉,换了一身干净衣服,想来,昨晚没吃饭,此时肚子有些饿了,便穿上鞋,整理了一下头发。他向来都喜欢在出去之前,把自己打扮的一丝不苟,不管是工作,还是游玩,甚至是去楼下买一包香烟。倒不是他非常的爱臭美,只是他愿意永远以一个美好的自己去接人待物,以一个精神饱满的自己去迎接接下来会发生的任何一件事情,甚至是死亡。他时常想,如若

  下一秒横死街头,他到底还是衣着光鲜的去了阴间。

  下楼之后,他告诉前台不退房,又付了今日的房钱。跟前台说,自己的房间不用打扫了。然后便去寻吃的了。他走到了一个胡同里,找了一家还算清净的馆子。馆子名曰:青藤大排档。他本是极其仰慕青藤先生的。在这样一个文化名城,以青藤先生命名,本也无可厚非。只是这青藤后面加上大排档三字,倒觉得格外别扭。这好比你一身西装,却脚上穿个北京老布鞋,猛一看,似乎不觉得什么,细一看,却是不伦不类。想想也罢,终究不过是一顿饭而已,何必讲究那么多呢?

发帖时间:2012-01-20 11:29:37
  他便进去了,点了两个菜,一个是西红柿炒蛋,一个红烧鳊鱼,不加糖。他本来不喜欢吃糖的。他不是喜欢挥洒之人。本来可以胡乱吃些面条或者炒饭,对付着。但今日看见青藤二字,又在江南,不觉有些酒意。便进了这馆子,点了这两个菜,又向服务员要了一碟花生米和一碟凤爪,又取了一瓶绍兴老酒,自饮起来。喝了两杯,三分酒气上头。越看那大排档三字,甚是不爽。便叫服务员过来,说道:“叫你们老板过来,我有些话要说。”那服务员以为是菜不好,又不好多问,便去叫了老板过来。只见一个年龄大概三十六七的男子,体态微胖,个头不高,脸很圆,走过来笑着说道:“先生,有什麽事情找我?是不是这菜有什么问题?”何秋风见他善目慈眉,面带微笑,想来也不是什么凶神恶煞,脾气暴躁之人。兴许是老实人家,不懂文识,便取了这样一个名字亵渎了青藤先生。

  何秋风指着门外的招牌说道:“我看了这招牌才进来你家吃酒的。这青藤本是明代大文豪,大画家徐渭之名号,你且拿来做招牌,本是好意。一来显得贵店有些文化气息,不比别家。二来,也尚有不知青藤先生之名号的,看了此,或许倒知了。只是这大排档,是现代词汇,配上这青藤名号,却是不太合适。倘若改为青藤酒家或者青藤人家,更为妥帖些。本来我不当讲的,只是我一贯喜欢这青藤先生,再者觉得这样改过来,对贵店可能只有益却无害,还望老板莫要见怪。”那老板本以为是嫌饭菜不合口,喝多了酒要耍酒疯的人,不想原来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。老板看他,生得白净,眼上架个很眼镜,上身穿着白色竖条纹修身短袖衬衫,下身穿着黑色休闲裤子,一双皮鞋擦的铮亮,举止也很文雅。老板虽是个粗俗之人,见何秋风这样气质,又说得有几分道理,自然是心里接受了这个建议。便笑道:“先生说得很对呀,我是个大老粗,这名字是一个老乡帮着取的,本来不知道这青藤是个文人的名号,只当是开个拍档,没想到这么多。今日,先生,玉口良言,倒是提醒了我,也让我涨了见识。明日便把这招牌改为青藤酒家。谢谢先生提醒。你先吃着,我还有事情,先去忙了。”说完便笑着走了。

 
Email我们 | 关于 | 留言
Copyright © 2010-2017 WWW.KanLouZhu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 黔ICP备15010001号-1
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(看楼主的中文全拼):www.KanLouZhu.com
本站关键字: 看楼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