综合搜索

天涯社区

百度贴吧

搜狐社区

豆瓣网


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
 
 
当前位置: 看楼主> 天涯社区>莲蓬鬼话>青囊尸衣5《虫师》——鲁班尺
 
 
 
青囊尸衣5《虫师》——鲁班尺
阅读操作: 加入书架 | 打开书架
页面设置: 背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鼠标双击滚屏 (1-10,1最慢,10最快)
发帖时间:2016-07-25 08:47:44

  青囊尸衣5
  《虫师》
  楔子
  秋风瑟瑟,黄叶飘零。
  日本纪伊半岛和歌山茂密的樟树林中,隐约可见一座古老的枯山水庭式庄园。院内铺设着石头、砂砾和青苔,造型如同山海、岛屿、小船以及河流,充斥着一股浓浓的禅意。沿着曲径通幽的石阶小路前行,经过一道竹篱笆门和树下石灯笼,便来到了静谧的鬼爪茶庭。
  一位身穿和服,童颜鹤发的老者负手而立,石桌旁坐着一高一矮两个中年人,正在默默的品茶。远处林外随风传来稚嫩的声音,几个孩童唱着古老的童谣渐渐远去......
  “咭嗯咭啰 咭嗯咭啰......金蟀在鸣叫,
  悉枥悉枥 悉枥悉枥......蟋蟀之声啊,
  啾啾啾啾 啾啾啾啾......螽斯在歌唱,
  咯嚓咯嚓 咯嚓咯嚓......纺织娘永不停歇呀。
  铃铃铃铃 铃铃......铃虫响彻了秋的漫漫长夜。
  十五岁的小姐姐,
  嫁到远方,别了故乡久久不能回,
  音信也渺茫。
  晚霞中的红蜻蜓呀,
  你在哪里,停歇在那竹竿尖上。”
  老者缓缓转过身来,但见其目光犀利,眼眶深陷,双眸黑亮,两条长眉如蚰蜒般的翘起。
  “当年徐福东渡而来,带着一本残缺的古书,自平安恒武天皇始,《弥生遗书》便渐渐在日本列岛流传开来。到江户时期,大和民族便衍生出了‘听虫文化’,至今经久不衰。而其中达到最高成就者,也就是我们‘阴阳道’了,唉......”老者怅然叹息不已。
  “鬼爪大师,《弥生遗书》中的‘驭虫术’神奇至极,据说中国自东汉起就已失传,唯有我们继承了下来。不过,听您的口气,似有难言之隐。”高瘦中年人语气显得很是恭敬。
  “水沼先生,‘阴阳道’可以驾驭尘世间的所有虫类,而唯独‘三尸九虫’却不能,实属遗憾之至。”鬼爪摇了摇头。
  “东京大岳山摩道院神道教不是可以训练‘三尸虫’的么?据闻该教教主犬伏师去了中原以后便了无音讯,不知生死。”矮胖中年人面现疑惑的说道。
  鬼爪大师微微苦笑了一下:“蜘手先生,神道教‘守庚申’派只不过是懂得训练尸虫而已,乃是最肤浅的层次,犬伏师十余年前不自量力的前往中原,想必是已经葬身在那儿了。”
  水沼皱起了眉头,啜了口茶,口中说道:“数月前,‘大关’级相扑选手神次郎在中国突然暴病身亡,其兄神一郎从岩手县匆匆赶去料理善后,不曾想也就此失踪了,此事颇有蹊跷啊。”
  “不错,”鬼爪大师点点头,“神氏乃日本国著名的阴阳世家,法术了得,这位神一郎临行前曾经来过老夫这里......”
  水沼和蜘手二人抬起头来,疑惑的望着他。
  “老夫奉劝他行事处处要小心谨慎,虽然中国政府信奉无神论,但中原巫道之术毕竟有着几千年的历史,民间并不泛高人隐士。叮嘱其不可过于招摇,以免惹出祸端,可是神一郎倚仗着两只家族‘式神’并不在意,如今看来,他已经遇害。”鬼爪语气沉重。
  “大师,今天召我们来,可是与此事有关。”水沼问道。
  “正是,你们两个即刻启程前往中原追寻神一郎的下落,老夫暂且不露面,只是在暗地里相助。当年满洲事变的时候,曾经前往支那寻找过《弥生遗书》缺少的部分,但却始终无果,”鬼爪沉吟道,“此次老夫有种预感,沉寂了千百年之后,残书已经再现江湖.....”


发帖时间:2016-07-25 08:54:00




  东瀛阴阳道
  


发帖时间:2016-07-25 10:31:00






  第一卷《天师画轴》

  第一章 失踪的尸虫
  月色凄迷,小建站在沙丘上,远眺荒凉的戈壁滩,一只尸虫都没有,唯有蜿蜒在黄沙中一道道的杂乱爬痕。
  “师父,它们真的不见了。”她惊愕的说道,一面将大蛔虫点点缠在了腰间。
  费叔恼怒的白了小建一眼,责备道:“你应该守在画轴旁,万一有人拾走卷起,咱俩就出不去了。”
  “师父胆儿也忒小了,这深更半夜的,谁会到树林里来呢?”小建不以为然的撅起小嘴儿嘟囔着。
  此刻费叔心中也满腹狐疑,尸虫怎会突然的消失,若是没有了它们,自己苦苦钻研的“尸蛊术”岂不是白费了?他顾不得斥责小建,撒开四蹄心急火燎的朝着莫高窟跑去。
  小建紧紧的跟在后面,一同冲进了洞窟。
  四下里一片死寂,果然所有的洞窟内空空荡荡,一只尸虫都看不见,它们全部都消失了......
  “师父,你看......”小建蓦地惊呼起来。
  佛像下面的七个石瓶也统统不见了,那里面可是装满了裸人花汁的。
  费叔陷入了沉思之中,这幅画轴原本是在有良手中,也只有他才能够自由的进出张道陵虚空。
  “小建,”费叔的心情格外沉重,“一定是有良将尸虫和石瓶带出了画轴......”
  “你说有良哥么?”小建疑惑道,“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?”
  哼,这臭小子也许看穿了自己的图谋,先下手为强,将尸虫藏匿起来或是加以剿杀,至于那七瓶裸人花汁则定是据为己有,费叔心里恼恨不已的寻思着。
  小建更是怅然若失,本来还庆幸学了一门又好玩儿又神奇的法术,点点就是个例子,看它方才在树林里秒杀那两个黑道流氓的手段,简直是太厉害了。可是现在一切都完了,没有了那些尸虫,自己岂不是“英雄无用武之地”了么?
  “还是先出去再做打算吧。”费叔垂头丧气的说着。
  小建闷闷不乐的跟着牠走出了莫高窟,站在了黄沙丘上,那轮明月依旧孤独的悬挂在夜空中,一望无际的戈壁滩显得无比的寂寥与荒凉,就像是死去了一般。
  费叔让小建抓住自己的小尾巴,然后猛吸一口气,张开猪嘴露出那枚大洛莫的狗牙,一头拱进了沙子里。
  但见牠竭尽全力,扭动着浑圆的屁股拼了命的往里沙丘中钻,有良进出画轴时也是这么做的。可是无论其怎么使劲儿,仍旧是脑袋埋在沙子里,身子却再也进不去了。
  过了好一会儿,小建见费叔仍旧钻不进去,于是便用力的将其拖拽了出来,发现牠口中全是沙粒,憋得满脸通红,已经昏厥过去了......
  小建慌神儿了,赶紧连拍带挖清理掉费叔嘴里的黄沙,摇晃着牠悠悠缓过气儿来。
  “师父,你怎么出不去啦?”小建紧张的望着牠。
  “唉,”费叔怒气冲冲的呵斥道,“完了,完了,画轴被人卷起来了!”








发帖时间:2016-07-26 09:08:00







  小建和费叔默默的坐在黄沙丘上,目光无奈的瞅着死寂般的夜空,她想起远在千里之外京城的家中,妈妈和姥爷还不知道自己被困在画轴里,泪水顺着脸颊缓缓的流淌下来。
  “别难过了,”费叔站起身来安慰着她,双眸望向了趴伏在黑暗中的古城,口中说道,“我们去找找那个葛老魇,看他知不知道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。”
  “对了,就是那只人形鬲虫。”小建想起来了,在深圳沙头角的小旅馆里,她拽着有良的衣襟第一次进入到画轴,自己和费叔在洞窟之中修炼的时候,曾经见过那个尖嘴猴腮、眼角糊着眼屎的猥琐老头。
  费叔率先朝着古城跑去,不过细细的猪蹄时常会陷进黄沙里,小建见状索性将其抱在怀中前行。不多时,她便已经来到了城墙上插着破旧旌旗的那座门楼下面。
  清凉的月光,淡淡的洒在三个斜倚在城门洞土墙上的道士身上,费叔骤然止住了脚步。咦,这里面怎么还有外人?
  听到脚步声,仙圣子师徒三人面无生气的缓缓抬起头来,见到月光下站立着一个怀抱小猪崽儿的绝色少女,她那清丽脱俗的容貌竟如同天仙一般,令人震惊得合不拢嘴巴。
  “你,你是天上的嫦娥仙女么?”玄真子双眼目光迷离,口中痴痴的呓语着。
  “师弟,月宫里的嫦娥是抱玉兔的。”玄机子纠正道。
  “既然能养兔子,当然也可以养猪。”玄真子反驳说。
  “闭嘴!”仙圣子大声呵斥着他俩,然后目光疑惑的望向了小建,口中彬彬有礼的询问着,“贫道昆明鸣凤山太和宫仙圣子,请问小姑娘是从何而来?”
  费叔此刻已然认出这三个道士曾经在僰王山飞雾洞中出现过,他们当时也是奔着鬼壶去的,但却不知因何困在了画轴之中。
  小建闻言眉头皱起,语气很是生硬:“喂,老道,你们怎么会在这里?那个葛老魇呢?”
  “贫道么......”仙圣子脸色微红,鉴于身份,他面上不便承认自己是被人抓进来的,于是搪塞着说,“我们是不小心误闯进来的,你说的那个‘葛老魇’应该还在那边的洞窟里。”说罢手朝着莫高窟的方向指了指。
  “他不在。”小建淡淡答道。
  “自从那些虫子进来占据了莫高窟以后,葛老魇就一直同它们呆在一起,我们也不方便过去。”仙圣子解释说。
  “那些虫子怎么都不见了?”小建再问。
  仙圣子摇摇头:“贫道也觉得诧异,不知为何一夜之间竟然统统的消失了。”
  “不是有个独臂瞎了一只眼的年轻人带它们出去了么?”小建继续追问着。
  “释了去?”仙圣子闻言不觉心中一惊,赶紧站起来问道,“他人现在哪儿?”要想出得了虚空,只有他才能办得到。
  这么说,有良哥并没有来过,若是要带着所有的尸虫出去,老道士不可能看不见的,小建心中盘算着。
  “师父,尸虫可能还在呢,兴许躲藏在了什么地方,我们再去找找。”她低头小声说道,然后转身离去。
  “站住!”玄机子冷酷的话音从身后传来,“小姑娘,我们已经很久没吃东西了,这头小猪正好可以烤来果腹。”








发帖时间:2016-07-26 12:48:00







  小建闻言大吃一惊,赶紧撒腿就跑,自己一个小姑娘怎敌得过这三个成年男人呢?况且他们看似还都会武功。
  “无需害怕,”费叔在小建怀里呵呵笑道,“在张道陵的虚空里,人类的武功与法术都已经被下了禁制,但唯独忽略了虫类。别看他们几个大老爷们,绝对不是点点的对手。”
  小建听罢蓦地止住了脚步,然后面色冷峻的转过身来,手一松将费叔扔在了地上,然后自腰间抽出大蛔虫,嘴里暴喝一声:“呜嗨斯密哒。”
  此刻,已经冲至跟前的玄机子面露贪婪之色,舔了舔嘴巴,目光死死的盯着费叔浑圆的后臀,肚子里“咕咕”直叫。玄真子则斜刺里包抄了过来,眼神中透出一股淫邪,色迷迷的打量着小建刚刚发育成熟的胸部和腰肢,一条晶莹的口涎顺着嘴角淌下,“啪嗒”滴落在了黄沙上。
  而此刻,仙圣子道长则负手而立,站立在城门下,笑而不语的默许着。
  听到巫咒,点点在小建手中高傲的昂起了小脑袋,两只眼睛怒视着冲上来的道士,口中圆型的细齿轻轻的磨吮,目光中充满了杀气。
  “小姑娘,赶紧交出猪崽儿。”玄机子大声恐吓道,目光瞥见小建手中的那条黏嗒嗒的蛔虫,鼻子里不屑一顾的哼了声。
  “嫦娥仙女,你是在月宫里太寂寞了才下凡的么?”玄真子目光迷离,张开双臂一步步机械的走上前来,可以看见其胯间的道袍已经高高的隆起。
  小建冷笑两声,随即胳膊一扬将点点抛出......
  月光下,大蛔虫在半空里弓起身子一个弹射便窜至玄真子面前,“喀嚓”一口咬在了他的鼻尖上,然后用力一拧一拽,便将其鼻头切断吃进了肚子里。
  玄真子“啊”的一声惨叫,面上鲜血四溅,但人也立马清醒了,双手捂着鼻子连连后退,一屁股坐在了沙丘上“呜呜”的失声恸哭起来。
  玄机子大怒,一跺脚便凌空跃起,但只跳起了一尺多高便落回原地,在张道陵的虚空里,轻功根本施展不起来。
  好一个点点,身子猛地回弹至空中,然后如同一道白色的光束闪电般的缠绕在了玄机子脖颈上,随即滑腻腻的身子一点点的勒紧......
  “啊......啊......”玄机子面色憋得铁青,舌头慢慢从嘴里探出,瞪着惊愕的眼睛疑惑的瞅着面前这位冷峻少女,仿佛不敢相信似的。
  “住手!”仙圣子暴喝一声,双手抓住斜倚在城墙上的真武七星剑,怎料一下子竟然没拎动,“咣当”一声掉落在了地上,差点砸在了脚面上。
  “小姑娘,有话好说,有话好说......”他赶紧举起双手跑上前来,口中央求道,“快快松开玄机子,贫道知道那些虫子去哪儿了。”
  “放开他吧。”费叔抬起头来吩咐小建,现在局势已经掌控住了,目前最关键的是要赶紧查明尸虫们的下落。
  “是,师父。”小建一招手,点点随即松开了玄机子,飞身跃回稳稳落在了她的手上。
  玄机子好半天才缓过气儿来,揉着脖颈处的那道深深的勒痕,他再也不敢小瞧这个女孩儿了。
  “老道说吧,尸虫都去哪儿了?”小建得意洋洋的说道。








发帖时间:2016-07-26 12:52:00

  猪油酥:
  


发帖时间:2016-07-27 08:53:00







  第二章 藏经洞
  仙圣子瞥了一眼自己这两个狼狈不堪的师侄儿,摇摇头长叹一声道:“葛老魇和这些虫子还在莫高洞窟之中。”
  “胡说,我都去找过了,根本就没有。”小建嘴巴一撇,并不相信他的话。
  “小姑娘,贫道每时每刻都在这里仰天祈盼,希望释了去大师能来接我们出去。那些到处乱跑和嗡嗡飞的虫子平时都聚在戈壁滩上玩耍......它们真的是可爱极了,”仙圣子说到这里悄悄瞅了一眼小建手中的那条滑腻腻的蛔虫,心想这个小姑娘与这些恶心的虫子渊源颇深,且不可轻易得罪于她,“葛老魇和那些美丽的虫子突然失去踪迹,因为虚空里没有时间概念,因此也说不上准确的日子。但贫道却可以肯定,绝无任何的外力来接引它们出去,所以,虫子们一定还在莫高窟里。”
  “难道说洞窟内还有什么秘密通道么?”小建疑惑目光望向了莫高窟,口中自言自语道。
  “这位小姑娘不但人长得漂亮,而且还真是冰雪聪明呢,难怪贫道师侄儿误认为你是天上的仙女下凡。有关虫子的事情必是如姑娘所言,它们就躲藏在洞窟里面,否则便解释不通了。”仙圣子满嘴都是恭维话。
  但凡女孩子没有不喜欢听夸赞的,小建的面色也渐渐缓和了下来。
  “敢问姑娘芳名?从何而来?”仙圣子满脸堆笑的趁机套近乎,这个小女孩儿既然能进得来虚空,想必也有办法出去的。
  “我叫黄小建,从京城里来的。”小建爽快的答道。
  “哦,难怪口音会这么好听呢,原来是来自首都的啊,”仙圣子嘴里啧啧赞道,随即压低声音柔和的询问,“黄小姐是怎么进来这里的呀?”
  “我嘛......”小建自豪的一笑,正想说点什么的时候,忽然感觉到费叔在脚底下使劲儿的拱了她一下,当即意识到不能随便向陌生人泄露真情,于是马上闭了嘴。
  仙圣子一看小姑娘警惕了,于是便不再询问,而是岔开话题热情的说道:“黄小姐,贫道在此地已经有些时日了,情况比较熟悉,不如带你再去寻找一遍如何?”
  小建目光扫过道士们,小嘴儿一噘不屑的哼了声:“本姑娘自有办法。”说罢口中默念巫咒,将手中的点点轻轻放在了沙丘上。
  点点回望了一眼,然后昂起头鼻子嗅嗅,随即身子呈S形蜿蜒游动着直奔莫高窟而去。
  小建伸手拎起费叔,紧紧跟在了后面。
  “你们这俩不争气的东西,”仙圣子望着小建远去的背影,转身训斥道,“这个小姑娘是我们逃出虚空唯一的希望,可差点就给搞砸了,你俩赶紧抬上真武七星剑跟上来。”说罢大踏步的追上前去,也不管玄真子的伤势了。
  玄机子与玄真子面面相觑,两人无奈的将沉重的宝剑扛在肩上,月光下,三个人悄悄的尾随而去。
  大蛔虫点点鼻子一面嗅着爬上了莫高窟,然后头也不回的径直奔着第十六窟而去。







 
Email我们 | 关于 | 留言
Copyright © 2010-2017 WWW.KanLouZhu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 黔ICP备15010001号-1
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(看楼主的中文全拼):www.KanLouZhu.com
本站关键字: 看楼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