综合搜索

天涯社区

百度贴吧

搜狐社区

豆瓣网


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
 
 
当前位置: 看楼主> 天涯社区>莲蓬鬼话>奇门术师——我随师父学方术那时候
 
 
 
奇门术师——我随师父学方术那时候
阅读操作: 加入书架 | 打开书架
页面设置: 背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鼠标双击滚屏 (1-10,1最慢,10最快)
发帖时间:2013-12-19 19:13:20
  这个世界,存在很多未知。

  2004年12月26号,印度洋大地震引发海啸,一瞬间,夺走了千千万万的生命,举世震惊。

  没有人会知道,海啸发生的前一个时辰,在相隔万里之遥的中国北方一个普通的小镇上,一个中年术士通过方术准确的卜算出了这场灾难。这个人,就是我的师父。

  师父对我说,天机‘藏’的很深,很难窥测,有时偶尔露形也只是一闪而过,而即便能够窥测到天机也并不是一件幸运的事,因为你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生灵涂炭,却没有办法改变既定事实,在重大灾难面前,人类渺小的就像是一粒微尘…

  我们这里要讲的,是我那时候跟随师父学方术时所经历的事…
发帖时间:2013-12-19 19:17:00
  2004年的雪来的比往年都要早,还不到农历的十一月,一场冻雨过后,连刮了三天的大北风,风停没多久,便飘飘扬扬的落下雪片来。一夜的工夫,就把漫山遍野涂成了银白色。

  对于我这么个长居岭南,多年没在老家过冬的人来说,下雪莫过于世间最令人兴奋的事。然而,师父却愁眉不展,心事重重的凝望着阴沉的天空,说今年天气有点反常。

  第二天,雪停了,我头一天兴奋的心情被随之而来的严寒冲到了九霄云外。蜷缩在被窝里,不停打着冷颤,上牙咬的下牙‘咯哒哒’响。

  那天的日子我记得很清楚,因为那是我头一次‘接活’,其诡异程度,我现在想想仍然感觉心惊胆寒…

  2004年12月1号,农历十月二十,按黄历来说,宜修造,动土 ;忌造桥,祭祀。

  一大早,师父见我冻的那副德兴,苦笑着摇了摇头,说让我在家待着,他出去赶集,买些菜肉回来,中午炖火锅吃,驱驱寒气。把炉火撩旺以后,师父就出门了。

  大约九点钟时,我听见外面传来一阵汽车的引擎声,以为师父打车回来了,披件衣服,抖抖索索的下了床。

  然而,来的不是师父,而是一个身体肥胖的中年人。那么冷的天,那人只穿一件西装,里面套件毛衣,脸色青白的吓人。

  “张师父在家吗?”那人见面就问。

  “没有,出门了,怎么,要订纸活儿吗?”
发帖时间:2013-12-19 19:20:00
  见师父不在家,那人脸上写满失望。

  “他…什么时候回来…”

  我心想,这人咋跟丢了魂似的,没好气的道:“我是他徒弟,有什么事跟我说也行。”
  那人听我这么一说,突然就像大梦初醒一样,全身一震,用一种古里古怪的眼神盯着我。

  我吓了一跳,被他看的心里直发毛。

  “你…你这是怎么了…”

  我话没落音,那人竟然‘扑通’一下跪在了地上。

  “小师父,求你救我家里一救!”

  “别这样,快起来!”

  那人死沉死沉,就像瘫在地上一样,我费了好大劲才将他拉起来,然后倒了一杯热水给他。

  那人缓缓摆了摆手,示意自己不渴。

  通过交谈,我知道他姓王,是城郊一个砖窑厂的老板。一直以来,生意顺风顺水。然而这段时间,他家里却接二连三发生怪事。

  先是花高价买来,养了还没多久的藏獒莫名其妙的死了。然后,王老板五岁的儿子晚上睡觉,半夜里老是哭醒。连续闹了好几天,昏昏沉沉的发起了高烧。去医院,查不出任何毛病,没两天就水米不进了,只能靠打点滴维持生命。

  所谓祸不单行,王老板的娘心疼孙子,说回家煲点汤带来,用饲管打进胃里。没想到竟然一去不回,王老板的老婆回家一看,老太太被一根刮断的树枝砸死在了院子里。

  多重刺激之下,王老板的老婆变得疯疯癫癫,连人都认不清。眼看着这些家破人亡的变故,王老板害怕了,认为自己家肯定冲撞了邪气,他听人说凤阳镇有个张师父道行很高,善于驱邪治病。于是便一大早赶了过来…

  我听的直皱眉头,心说到底是什么玩意儿,搞的一死,一疯,一病,这王老板怎么又一点事没有呢…

  王老板情绪渐渐稳定,目光里透出一种不屑,在屋里四处打量。我瞧着来气,重重的咳了一声。
发帖时间:2013-12-19 19:24:00
  王老板回过神,挤出一丝笑容:“小伙子,怎么样,你有没把握驱走我家里的邪气?”

  连‘小师父’都不叫了,这也不能怪他。我穿的像狗熊似的,不时冷的直哆嗦,没一点像个‘大师’。师父住的地方看起来十分简朴,也不像高人的住所。而且屋子角落里摆着不少纸物,一看就是一个普通纸扎匠人的住所。

  我微微一笑说:“我很同情你的遭遇,但到底是不是真的中了邪,我现在不敢断定。即便是,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驱走…”

  “唉…”王老板叹了口气。

  “但是,我可以试试,把你的出生年月日时给我,我起一局给你断断…”

  王老板不记得出生的具体时刻了,只记得是下午,我便折中按三点给他算,申时。

  “请稍坐。”

  我进到里屋,从抽屉里取出师父平时起局用的东西。那是一个布包,里面包的是一个个方方正正的木牌。上面分别刻有九星,八神,八门,还有日干,等等。至于布上,则画着一幅大大的九宫格。

  我把这些东西拿到外屋,把布展开铺在地上。依照大半年来随师父学习的奇门之术,截取王老板刚到时的时间,按后天八卦,通过心算,不一会儿便起好了局。把个王老板看的眼花缭乱,目瞪口呆。

  “怎么样?”王老板哆哩哆嗦的问。

  我眉头微皱,凝神看着眼前这个局。

  只见值符天任星落七宫,临死门。天任星原是吉星,临死门,大凶。而值使生门落三宫,临天芮病星…这种格局,用来卜伤病的话,说明主家有人丧人病。从日干来看,丧的是老妤,病的是幼子,正如王老板所说。

  再看八神,腾蛇居坤二宫,后天八卦里的‘坤’代表西南,说明丧病的根源在西南方向…

  王老板不停的问,怎么样,怎么样。我便把卜出来的结果告诉了他,开始时,王老板显得不屑一顾,因为丧病之类他都已经告诉我了,卜出来不足为奇。

  但当我说到‘根源’在西南方时,王老板愣住了。

  我指着那个局,盯着王老板的眼睛,缓缓说道:“你家里打算搬迁,对不对,那新住址的位置在你目前的家西南方大约二十里的地方,是不是?”
发帖时间:2014-07-16 15:28:00
  王老板瞪大了眼睛:“你…怎么知道…”

  我一字一顿的说:“你家里出事,就和那个地方有关…”

  王老板好半天才回过神,脸色像死灰一样。

  “可是,可是那宅子我专门请人看的风水,说是块宝地,我才买下来的…”

  我又仔细看了一遍局势,刚才断的丝毫不错,冷冷一笑说:“风水的好坏是随着时间变化的,不管是阴宅还是阳宅。尤其风水宝地,一旦过了黄金时间段,可能会变成风水煞地。”

  “那…那我把它处理出去…”

  我摇了摇头,“现在已经没用了。”

  “小师父,既然你能断出来,就一定有化解的办法。求求你救救我家,你要多少钱我都给…”王老板快哭出来了。

  我被王老板说的心痒了,倒不是因为钱。跟随师父这大半年,平时也就帮人做做纸活儿,主持一下丧事什么的。这么久以来一直很平静,从没遇到过怪事,偶尔有前来问卜占卦的,无非也就是看看运程,婚姻等等。我学会这么多东西,总感觉英雄无用武之地,老想找个机会试试自己的本事。

  我本想等师父来了向他请示,又怕他不答应,在王老板的再三催问下,我最终点了点头。

  “带我去看看吧。”

  师父不用手机,家里也没装电话,给他留了张字条,我上了王老板的车。

  路上王老板告诉我说,那其实是一处很老的宅院,位于市郊。晚清时是一个翰林养老的住处,到了民国,被一个军阀占为己有,翻修粉饰后养了几房姨太太。解放以后,成了公家的,改建成了仓库,不过已经废弃多年了。

  王老板看中了那块地方,买了下来,准备建栋别墅,举家搬迁过去。但后面由于砖窑厂业务太多,需要尽快扩大规模,建别墅的事就给搁置了,那处老宅原本的建筑也还没拆。
发帖时间:2014-07-28 14:02:00
  @蛇从革 38楼 2013-12-19 20:53:00
  冷妹加油!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蛇妹挽尊
发帖时间:2013-12-20 13:31:00
  @poxiao613 103楼 2013-12-20 13:26:00
  继续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来了。
发帖时间:2013-12-20 13:33:00
  @Venuscheung 106楼 2013-12-20 13:32:00
  好好好!
  終於又等到冷兒新作了!
  可喜可賀!
  加油!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马上再奉上一节,章姐你来晚了。
发帖时间:2013-12-20 13:35:00
  “他媳妇的娘家呢,在哪里?”

  “这个…我不知道…”

  “算了,我自己去找。”说着,师父就往上走。

  “怎么了师父?”我急忙问。

  “幸好来的还算及时,他们的命数就要到头了,王老板的老婆和儿子都活不过今晚,必须赶在子时之前把他们带到这处宅院里来。”师父说,“我现在没工夫跟你解释,冷儿,你守在这里等我,如果我下午没回来,你要是出去买吃的就把我这个包带上,里面装的都是法器,晚上用的到,扔在这院子里别有个什么闪失…”

  师父走了好一会儿,我才从混混沌沌中醒过来。我学着师父,也去摸冰窟窿里的那根石柱,依稀辨得,那石柱上刻得好像是日干之类的文字,只是字体十分古怪,我只辨认出一个‘庚’字,其它的就辨不出来了。心里暗想,我的本事和师父相比还是差的太远。
  天越来越阴,冷风一阵接着一阵,不断灌进院子。我实在熬不住,只得去前晚待的那个仓库里避寒。那仓库的角落里散落着不少木材,我点起火堆,好一会儿才把冻僵的脚烤暖。

  师父这一去,果然到下午还没回,三点多钟时,我饿的实在受不住了,决定去买吃的。从仓库里出来,我忽然记起师父的嘱托,掉头回去取出那只大提包。

  天空堆满层层的铅云,寒风肆虐,吹得路旁的树摇摇晃晃,我感觉骨头缝里都在打冷颤,使劲裹了裹棉袄,摇摇晃晃朝附近的镇子走去。
发帖时间:2013-12-20 14:15:00
  @summer8025 104楼 2013-12-20 13:31:00
  冷哥新楼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嗯啊,新楼,你来啦。
发帖时间:2013-12-20 17:54:00
  来到镇上,我转悠了一圈找到一家小饭馆,点了份炒饼和一份热汤。一阵狼吞虎咽,风卷残云之后,冷饿顿消。

  看看时间还不到五点,离子时还早,我点上一支烟,一边抽一边和那饭馆的老板闲聊。聊着聊着,终于聊到了那座老宅子。

  老板说那宅子荒废好多年了,他小时候经常和小伙伴去那里玩。那些房子常年风吹雨淋,有的都快塌了,前些年,有个小孩儿被一块掉落的砖头砸成了白痴,之后就没人再去了。

  “你问那宅子干嘛?”老板问。

  “啊?”我一愣,“没啥,我刚才从那里路过,随便问问。”

  “哦哦,我以为你想买呢,那宅子据说被一个砖窑老板买下来了…”

  我笑道:“你看我像那么有钱的人么?行了,时候不早了,我走了…”

  结完帐我刚要起身,那饭馆的门一下子开了,冷风‘呼呼’的灌了进来。一个小伙计急忙去关门,忽然间,就听‘咣当’一下子,店里靠墙一只神瓮上的观音像掉了下来。

  老板吓了一跳,急忙冲过去捡起观音像,检查后发现没有摔坏,用布小心翼翼的擦了又擦,不停的念阿弥陀佛。

  冷风使得饭馆内的气温骤降,上面的灯泡摇晃了好久才停下来。

  “小东啊。”老板朝伙计喊道,“今天晚上不做生意了,你把那些洗好的菜弄过来,等下我们关了门炖火锅吃。”

  “好嘞。”

  一听炖火锅,那小伙计答应的特别爽快。

  老板回过头,见我还愣愣的站着,说道:“今年的天气怪的很,这么早就下雪,这才几天就下了两场。刚才那观音像掉下来不吉利,今晚不营业了,唉,生意难做啊…”

  我也觉得刚才那阵风来的怪异,观音像是镇宅的东西,掉下来确实不吉利。心想,难道是我们刚才说话时无意中冲撞了什么?…

  果然,我从饭馆里一出来就感觉不对劲。我经历过很多常人难以想象的事,跟不干净的东西打交道也不是一次两次了。当时那种感觉告诉我,我被某种‘东西’给盯上了。

  冬天的天黑的很快,才五点多钟,夜幕就拉开了。如果不是漫山遍野的雪,已经伸手不见五指,刺骨的冷风‘嗷嗷’怪吼。
发帖时间:2013-12-20 17:57:00
  @乔巴的小帽 123楼 2013-12-20 16:44:00
  今天晚上还有吗,冷哥哥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来了
发帖时间:2013-12-20 17:58:00
  @魑魅魍魍魉 117楼 2013-12-20 15:13:00
  到位到位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么么么~~~~~这是我的小徒弟
发帖时间:2013-12-20 18:00:00
  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在路上,一边哼着小曲,一边悄悄把手伸进提包里,摸到一块驱邪用的令牌,暗暗捏在手中。

  一出镇子,那种感觉更加强烈了。我用眼角的余光往四处瞄,什么也没瞄到。

  我把那只令牌藏进袖管,‘哎呦’一声,装作被绊了一跤扭到了脚。低下头去揉脚时,我的目光穿过腿间的缝隙往后面看去,然而,看到的却只有路上的雪。

  当我起身再往前走时,一切都变得不对劲了。我忽然对眼前这条路感觉陌生,再往前走,路两边的景物也有了变化,先是莫名其妙的在我右手边出现一堵残破的砖墙,然后,左手边又冒出一棵粗壮的老树。

  就这样走着,我忽然发现自己正站在一片荒野里,四顾茫茫,看不到一处建筑。

  师父以前教过我,如果在野外被鬼物盯上迷了路,就把手指咬破,将指血点在印堂上,眼前鬼物制造出来的异象立时就会消失。

  我试了一下,竟然不起任何作用,不由心慌起来,冷汗渗出了鼻尖。一路‘跟随’我的那东西一直都没出现,看不见的‘东西’,反而会令人更恐惧。

  正慌乱时,我感觉有东西‘哗啦’一下掉在了地上,是那只提包,已经被摔开了。大大小小的法器以及各种奇门里起局的用具滚落一地。

  我灵机一动,忽然想到师父教我的奇门之术里有解迷路的方法,只是我从没用过,不知有没有效。

  说起来并不复杂,只要找出眼前困境的‘生门’所在,就可以走出去。

  打个比方,我此刻就好比被困在一个大大的九宫格最中间的那一格里,在我的前后左右,分别有八个格,八门分列其中,它们分别是,休门,生门,伤门,杜门,景门,死门,惊门,开门。出路只有一个,也就是生门,只有找出它在哪一格,我才可以出去。如果瞎闯乱走,误入死门或者伤门,我就会把自己葬送掉…

  我看了看手机上的日期和时间,2004年12月3号,农历十月二十二,晚上七点十五分,节气是小雪中元。

  如果用奇门来起局的话,当按阴遁八局。我在地上起了一局,只见生门落在离九宫,也就是我的正南方。可是,我眼前的天地一片迷茫,根本分不出正南方在哪里…

  那也不要紧,只要能在地理上找出任何一种可以代表九星或者八神的事物,通过该星或该神的落宫,我就可以知道方向。
发帖时间:2013-12-20 18:03:00
  我举目四望,忽然发现在距我二三十米的地方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。抱着赌一赌的心理,我慢慢朝那条路走去。终于安全来到那条路上。

  经常被人踩踏的路十分结实,磁场比其它地方要强,我用罗盘测了测,然后又用铲子在路上插了几下,内心一阵狂喜,这是一条实实在在存在的路,不是幻象。

  在奇门风水里,像这种弯弯曲曲的路,代表八神里的‘腾蛇’。刚才我起的那一局显示,‘腾蛇’临死门,落坎一宫,也就是我起局位置的北方。如果沿着这条路走,我肯定会死!(事后我去那个地方一看,果不其然,那是一条被采石场的人踩出来的路,路的尽头是条深沟,下面全是石头,掉下去必死。那天晚上困住我的那‘东西’故意让我发现那条路,就是想让我沿着路走掉进沟里面摔死,幸好我会奇门遁甲,算出那条路通死门)

  就这样,我找到了方向,从我先前起局的位置一直往南,最终走出困境。

  回到那处老宅子时,已经是夜里的九点多钟了,师父还没回来。
发帖时间:2013-12-20 18:08:00
  如果晚上写的早,晚上十二点以前还有一更,如果超过十二点,大家就不要等了。
发帖时间:2013-12-20 18:13:00
  @八月的秋风2012 120楼 2013-12-20 15:24:00
  呵呵 阿冷开新楼了!顶~~~~~~~~~~~~~~
  刚才打错了O(∩_∩)O~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谢谢兄弟
发帖时间:2013-12-20 18:59:00
  @你艳姐 116楼 2013-12-20 14:46:00
  真的可以评论啊,哈哈,楼主看来不在啊,看的我掉胃口啊!!!这是真实的吗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真假参半,如果有懂奇门遁甲的朋友,不妨按我文里给出的时间,比如‘2004年12月3号,农历十月二十二,晚上七点十五分’,用这个时间来排一局,验证我文里解局真伪。
发帖时间:2013-12-20 22:21:00
  回复第144楼(作者:@雪儿冰激淋 于 2013-12-20 21:43)   冷哥哥,我又来了,新书真好看,加油噢!   [来自iPhone手机客户端] ==========看到你
  
发帖时间:2013-12-20 22:32:00
  自从我走出困境以后,那种被不知名的东西跟踪的感觉就消失了,一直到我安全回到那处老宅院。

  这时候,风已经小了下来,空旷的院子里安静的吓人。我回到那个废弃仓库,一边烤火,一边看着手机上的时间等师父。直到十点,师父还是没回来,我开始担心了。

  幸好师父嘱咐我带着装法器的提包出去,我才得已从先前的困境里脱身。可是,师父身上什么都没有,那个不知名的‘东西’会不会去跑去缠他呢?…

  我正胡思乱想着,就听外面隐约传来车声。我一个激灵,跳起来就冲了出去。

  只见一辆出租车停在了院门口,车门一开,师父便跃了出来。我长出一口气。

  “冷儿,现在几点了?”师父急切的问。

  我看了看手机,十点半。

  “谢天谢地!”师父说。

  “人呢,带来没?”我问。

  “在车里。”

  说着,师父从车里抱了个孩子出来,交到我手上。那孩子看起来就像死了一样,脸白的如同纸。我伸手试了试,气息特别微弱。

  “应该费了不少波折才把人给带来吧?”我问。

  “孩子还好,在单独病房里,我趁那亲属出去的时候偷出来的,女人可就费劲了…”

  “也是偷出来的?”我问,师父向来一本正经,想到他竟然‘偷女人’,我强忍住笑,肚子里已经乐翻天了。

  “没有…”师父摇头苦笑,“女人是抢来的…”

  “哈哈哈…”我实在忍不住了。

  “别笑了!”师父有点不好意思,脸色一板,故作生气的说。原本压抑紧张的气氛缓和了不少。

  原来,王老板的老婆自从发疯回了娘家以后,就二十四小时被轮流看护着。师父到了那地方,无论怎么解释,那女人的家人就是不肯相信。一直磨到晚上,师父没办法了,只能硬抢!
发帖时间:2013-12-20 22:41:00
  那些人哪里是师父的对手?几个壮汉三两下就被师父放倒在地,推开老弱妇孺,师父一把便抱起了那女人,环顾四周,沉静的说,得罪了,大家不要报警,我用脑袋来担保,明天这个时候一定送她回来!…那些人都被吓呆了,没一个人再敢阻拦。那女人在路上又哭又闹,师父无奈,只得用随身携带的银针扎了她的昏睡穴…

  “师父威武。”我笑道。

  但是,当师父从车里抱出一个年轻女孩儿时,我立马就笑不出来了。车灯下,那女孩儿一头波浪发软软的垂下来,一张脸就像镀了瓷一样。

  自从回来老家以后,我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孩儿,和晨星不相伯仲。

  “这…这是…”

  “王老板的老婆。”师父说。

  我震惊不是因为这女孩儿太美,而是没想到王老板一个快五十岁的人老婆竟然这么年轻,年纪看起来和我差不多。同时,我还震惊于这么年轻的女孩儿竟然有个五岁的儿子。

  “走吧,快子时了。”师父说。

  来到院子里,气氛重新又凝重起来。

  “师父,是不是把她们弄到这院子里,今晚她们就不会死了?”

  “难说。”师父摇了摇头,“冷儿,你把这孩子放进宅眼里。”

  我依言照做,所谓宅眼,就是埋钟的那个冰窟窿。我把孩子轻轻放进去,正好坐在下面那根石柱上。

  “现在几点了?”见我上来,师父问道。

  “差一刻十一点。”

  “嗯,来,你抱着她。”

  师父将那女孩儿交到我怀里,我感觉她全身软的就像没骨头一样,一股股香味儿钻进我的鼻孔,有点熏熏欲醉。

  我抱着那女孩儿,只见师父掐指算了算,指着院子东南部的墙角说,子时以后,这处‘宅院’的死门会落在那个位置。
发帖时间:2013-12-20 22:43:00
  说完以后,师父走过去轻轻捶了捶墙壁,似乎在试探什么。那墙虽然老旧,看起来倒也挺坚固的。

  我正疑惑时,只见师父退后了大约五六步,力沉脚底,深吸一口气猛的冲出去,一脚踢上墙,就听‘轰隆’一声巨响,那墙角出现一个大窟窿。

  尘土飞扬,我从震惊中回过神,“师父,你把死门破开,是为了设局阻住这一对母子的魂魄,不让它们出去么?”

  “不。”师父说,“我是为了把那‘东西’引进来。”

  “那…东西?”

  “嗯,原本埋在钟里的‘东西’。”师父说。

  我有无数疑问憋在心里,正要开口时,师父指着我怀里的那女孩儿说,“把她放在地上,让她坐着,你扶住她,我把她弄醒。”

  我照做以后,师父用针在那女孩儿身上扎了一下,她就像大喘气一样醒了过来,然后就拼命挣扎。

  “抱着她,别让她动!”

  那女孩儿力大无比,我使出浑身的力气才将她制住,我的脸贴着她雪白的脸颊,悟出了一句话:

  美女,无论什么时候都是美的,哪怕已经疯了…
发帖时间:2013-12-20 23:50:00
  @回眸一笑白闻声 2013-12-20 23:41   先留名记个号,然后慢慢追。阿冷出品,值得信赖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值得信赖是必须的,晚安。
  
发帖时间:2013-12-21 02:28:00
  @枕湿骨灰:重复自己是没有意义的,这本是从殡葬传说的基础上延伸出来的,但不算是续集,风格也不一样。安啦朋友,谢谢支持。
  
发帖时间:2013-12-21 08:42:00
  谢谢所有专门注册账号来这里支持我的朋友。
  
发帖时间:2013-12-21 11:19:00
  师父取出七根蜡烛,围着我们摆了一圈,迅速点燃。此时院中无风,烛火微微摇曳,映着师父的脸,只见师父眉头微皱,一脸正气。

  那女孩儿还在我怀里拼命挣扎着,师父走进蜡烛圈,猛然伸出食指,点住她的头顶。那女孩儿就像被定住了一样,一动也不动了。

  “放开她吧,拿朱砂笔给我。”师父说。

  我把笔递给师父以后,只见他凝指运笔,在那女孩儿的额头上写了‘丙火’两个小字。松开手以后,那女孩儿就像入定一样坐在那里,眼睛似闭非闭,师父终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。

  在奇门遁甲里,所谓的‘奇’,是指乙木、丙火、丁火三奇,遁甲的意思是隐藏甲,保护甲,免受‘庚金’的伤害。如果把甲比作皇帝,那么,乙丙丁三奇就好比御前侍卫,保护皇帝甲,抵挡刺客‘庚金’的进犯。

  现在,那女孩儿就好比是‘甲’,伤害她的那不干净的‘东西’就好比‘庚金’,因此,师父在她额上写了‘丙火’两个字用来克制和抵挡…

  当师父写完这两个字以后,我忽然想到了我在冰窟窿里那根石柱上所摸到的‘庚’字,隐约似乎明白了点什么。至于那七根蜡烛,有点类似于诸葛孔明借命时所摆的七星阵,只是没有按七星排列,因为这女孩儿不需要借命,那七根蜡烛只是用来守护她的魂魄的。

  随后,师父在那冰窟窿的外圈也摆了七根蜡烛,在那小男孩儿的额头上写了‘丁火’两个小字。

  弄完这一切,已经是子时了。师父分别试探过母子二人的气息以后,如释重负的点了点头,看来她们的命暂时是保住了。

  我盯着墙角死门处的那窟窿,悄声问:“师父,你说的那东西究竟是个什么?”

  “我也不知道它是个什么。”师父说,“但我知道,那东西想要借用王老板一家人的命数脱生。”

  “脱生?”

  “没错,也就是再生。”师父说,“现在,王老板和他母亲已经死了,他老婆和孩子的命劫就在今晚,如果也死去,那东西就会脱生。我想,王老板一家人之前一定来过这处宅院,并且触犯了什么,才被那东西缠上。如果我们能在天亮前引来那个东西消灭它,就能救醒这对母子,到时候问问这女孩儿就知道…”

  “等下怎么引那东西来?”我问。
发帖时间:2014-07-16 16:00:00
  “将这母子二人合成‘乙木’,把那东西引来。”

  说完以后,师父从提包里取出几根一尺多长的细竹篾,左弯右折,五分钟不到,便扎了一个小小的纸人出来,栩栩如生。

  师父取出一道黄符,贴在那纸人头上,用朱砂笔在符上写了‘乙木’两个字。然后,师父用针在那对母子右手的食指上分别刺了一下,挤出指血,点在那道写了‘乙木’的黄符上…

  甲乙丙丁四天干还有另一种解读法,甲属木,乙也属木,乙为甲之妹,把乙嫁给庚,可以解甲之困;至于上面提到的丙丁,都是甲的子女,克制庚,保护父亲…

  这样说有点费解,我举个简例大家就明白了,奇门在古代是帝王之术,皇帝用来运筹天下的。有的皇帝会把公主御妹嫁给番邦蛮夷,用来解边境之患,就是依据的奇门遁甲。

  弄完这一切,师父将那纸人摆在距那墙角破洞十三步的地方,嘴里念念有词。

  我一瞬不瞬的盯着那破洞,心里即期盼又紧张。

  片刻,师父睁开眼睛说了声:“糟糕!”

  “怎么了?”我一惊。

  师父不答,走过去分别看了看那对母子的掌纹。

  “这孩子不是这女孩儿生的!”师父说。
发帖时间:2013-12-21 19:08:00
  之前我一直都对眼前这个漂亮女孩儿有成见,感觉傍大款也就算了,但是这么年轻有个五岁的儿子,就有点不像话了。听师父这么一说,不知道为什么,我心里对这女孩儿有种愧疚感。

  “她们不是亲生母子,就没法和合成‘乙木’么?”我问。

  “嗯。”师父点点头。

  师父这种方法,如果形象点儿解释,就好比一个皇帝,给自己的对头发出通告说,我把妹妹嫁给你,你过来娶吧,我们不要再斗下去了。心里面却说,小样儿,你一过来就把你干掉。

  因此,就算不把自己的亲妹妹摆在宫门口引别人来,你也得找一个天姿国色长的像公主的,如果随便在民间拉一个粗手大脚的村姑假扮公主,别人是不会上当而来的…

  眼前这对不是亲生母子,血没法相融,和合不出能引诱那‘东西’来的足够力场,就好比上面所说的‘村姑引不来别人’…

  “那怎么办?”我皱眉问。

  师父看着我,沉声说:“冷儿,只能靠你了…”

  我吃了一惊,往后跳了一步。

  “师父…你…你要把我嫁给那东西?我可不干,我有晨星了,再说我是男的呀!”

  “什么乱七八糟的!”师父斥道,“我是说让你出去把那东西给招来…”

  “哦,我明白了。”我拍了拍胸口,“师父的意思是说,让我去做求婚使者,把那东西给骗来。”

  “差不多吧。”师父叹道,“虽然有危险,但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她们两个死去。那东西还没完全脱生,离这里不会很远的。”

  那女孩儿坐在蜡烛圈里的样子看起来十分可怜。

  我胸口一热,“放心吧师父,我去!”

  “嗯,现在几点了?”

  师父的表在抢这女孩儿来时碰坏了,我看了看,还不到十二点。

  “离天亮还早,时间足够。”师父说。
发帖时间:2013-12-21 19:15:00
  说完,师父飞快的在地上起了一局,指着坤二宫说,“你上次起局得出来的结果是白虎噬主,现在,白虎落在坤二宫,说明那东西在西南。”

  “我现在就去!”

  “等一等。”师父盯着局相,掐指算了算,指着离九宫说,“冷儿,你等下出去先往南走,大约半里路,你会看到一棵倒在那里的树,从那树的位置转向,一直往西,走大约一里路有一块坟地…”

  我看向坤二宫,只见里面有个‘乙+己’的格局,在奇门风水里,‘乙’代表棺材,‘己’代表墓穴,合起来正如师父所说,是块坟地。

  “到了那坟地以后,你找块开阔平整的地方,踏七星,走禹步,念玉女反闭诀,连续三遍,如果那东西出来,你就立马原路返回,记住,千万不要回头!”

  “记住了。”

  师父用朱砂笔在我额上写了‘乙木’两个字,让我带了些法器。

  “这个也给你,把它藏在怀里。”师父从腰里解下一把小剑递给我,原来他先前出去有带法器。

  那是一把七星剑,乃古木雕制,上刻七星,是师父半年前帮一个老板看风水对方送给他的,说是祖上传下来的。我只听师父说这把剑很厉害,但这么久以来没发生过什么事,从没使用过。我只见过一次,就被师父束之高阁了。

  “千万小心,去吧。”师父拍拍我的肩膀,关切的说。

  “嗯。”

  “等等。”

  我刚走两步,就被师父给叫住了。

  “走正门,引那东西来的时候再从墙洞里穿进来。”

  我从老宅里出来,一路往南,很快就走了半里路。由于顺风走,倒也没感觉多冷。

  我放慢脚步,一边走一边查看四周,根本就没看到什么倒在那里的树。不禁皱起了眉头,难道师父也有断错的时候?

  正想着,忽然刮来一阵大风,差点把我身上的棉袄吹的鼓胀开。就听‘嚯咔’一声脆响,路旁的一棵小树被吹倒了。
发帖时间:2013-12-21 19:17:00
  我伸了伸舌头,这不就是倒掉的树么?心里面对师父暗暗佩服。

  沿着这棵树往西,我走进荒野,越走越荒凉。想到先前迷失的那‘困境’,我不由警惕起来,边走边张望着四周。

  当时那种情景,如果突然冒出一个人来,我们两个可能会同时吓死。整个荒野里,除了风声以外,就是我‘扑踏’‘扑踏’的脚步声,然后就是莽莽苍苍的雪。

  就这样一直走,也不知过了多久,我忽然看到在我的正前方出现一片隆起的雪堆,走近一看,果然便是一块坟地。坟头都已经被雪包裹住了,像是一个个白色的大馒头。在那坟地的旁边是一片树林,掉光叶子的树林看起来干巴巴的,被风一吹,‘呜呜啦啦’作响。
发帖时间:2014-07-16 16:03:00
  @过路遇到你 230楼 2013-12-21 20:00:00
  楼主写得不和逻辑,做先生的即会看风水这我信,会卜卦也真实,没有手机,没有电话,还说很穷酸,也符合一个高人作风,捡到个葵花宝典才半年就什么都懂了,要有这么容易漫天都是法术,阵法,还奇门遁甲呢。,还有个外国留学女友,姐也很有钱,出国旅游,看来主人公家境不错,干什么不好非得干这活儿……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呵呵,我就不解释了,你没看上一本。
发帖时间:2014-07-17 14:05:00
  如果有特别想知道前情的朋友,可以看一下我上一本书,已经完结了,就在莲蓬鬼话,名字叫殡葬传说,地址:http://bbs.tianya.cn/post-16-772141-1.shtml
发帖时间:2013-12-22 08:31:00
  回复第306楼(作者:@252827248 于 2013-12-22 01:10)   今天喝的有点儿多,睡前一顶 冷哥晚安   [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]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少喝酒,早睡觉。
  
发帖时间:2013-12-22 12:04:00
  我心想,那‘东西’是阴物,可能就隐藏在这坟地里。我看过去,只见这是一处坟场,坟包不下百座,都被厚雪给掩盖住了。

  我在坟场里走了一圈,什么也没发现。看看时间,已经是一点多钟了。想到师父教我的方法,我瞪大眼睛,极目四望,只见在那片树林的东边有块空地,于是就走了过去。

  空地不大,散布着两排被刨挖出来的树坑,里面都积满了雪。在两排树坑的中间,是一道平整地,大约两三米宽,踏罡步斗足够用了。

  此时,天上不见一颗星,都被厚重的云层遮掩了。我通过节令算出北斗七星的方位以及它们的排列模式,力沉脚底,用禹步先走了一遭,在积雪上踏出二十八个浅浅的脚印,暗合二十八星宿,每四个脚印一组,共七组,这七组脚印组合成了一个勺子的形状。

  所谓禹步,传说是大禹所创,是一种招魂引鬼的巫步。先踏哪一脚,后踏哪一脚,以及脚尖脚根的朝向,都有严格的模式,不是乱踏的。

  我看着眼前踏出来的这个‘七星图’,想到接下来要进行的事,不由有些紧张。望了望四周,还是如先前一般,不见什么异状。但现在离那树林近了,有一种阴森森的感觉。

  我把手伸进棉袄摸了摸那把七星剑,心神稍定,默背一遍玉女反闭诀,一咬牙踏上了七星顶端的天枢位,然后再到天璇。就这样,我一边踏步,一边叩齿念诵口诀。

  法奇门里的口诀都十分怪诞难记,玉女反闭诀总共一百多字,这一百多字互不连贯,其实只是咒语的汉字音译。我天生记性就好,普通东西看一遍就能记住,但当初背这口诀足足用了一个多小时。这种口诀是用来请神招鬼的,请神时顺念,招鬼时逆念,所谓‘玉女反闭’,意指用‘玉女’将神鬼吸引来闭困住,神‘反闭’为己所用,至于鬼物,则‘反闭’为己所制…

  一遍踏完,口诀也刚好念完,我已经出了一身的汗,一是累,二是紧张。我丝毫不敢停顿,也不敢再去查看四周的景况,深吸一口气,第二遍又踏了上去。

  当第三遍踏到最后一步时,我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,感觉心脏快要从胸膛里蹦出来了。

  一步跨出去,我闭眼僵立着,就听自己的心脏‘砰砰’打鼓,急忙放匀呼吸,双手对掐,才使自己平复下来,这是师父教我的方法。

  我竖起耳朵去听,听到的只有风吹林木发出的声音。我缓缓睁开眼,发现四周还是原来的样子,根本没有什么‘东西’。
发帖时间:2013-12-22 12:09:00
  我十分疑惑,难道那方法不灵,我刚才做的都是无用功?忽然,我想到了那块坟场,因为树木遮挡,已经看不到全貌了。心里想,说不定那东西已经出来了,正在坟场里找我呢,我藏在树后面人家看不到…

  这样想着,我便朝坟场走去,能够看清全貌时,我举目望去,只见坟场里看起来什么也没有。

  快要走进坟场时,我突然感觉到了不对劲,我觉得自己的脚步声听起来响亮了许多,似乎还有回音。又往前走了两步,仔细去听,根本就不是什么回音,而是有人跟在我的后面,随着我的脚步一起走…

  我头发根儿立时便竖起来,差点忘了师父嘱咐的走起来以后不能回头看,硬生生止住,脖子都扳痛了。

  我蹲下身,装作系鞋带,目光透过两腿之间看过去,只见在我身后大约五六米处立着一个人,我只能看到一双腿,一双腐烂的人腿…
发帖时间:2013-12-22 12:13:00
  @吕子琳 338楼 2013-12-22 10:40:00
  好看,不过有点吓人→_→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嗯,有些地方很吓人,胆小的不要晚上看。
发帖时间:2013-12-22 12:14:00
  @poxiao613 340楼 2013-12-22 10:55:00
  冬至,上饺子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上饺子,我也煮饺子吃去,大家冬天快乐。
发帖时间:2013-12-22 12:15:00
  @执念n88 341楼 2013-12-22 11:09:00
  冷哥哥 这是真的还是假的啊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文里起的局全是真的,经得起验证。
发帖时间:2013-12-22 12:55:00
  晕,上面群号发错了,这个才对:130408656,对不起啊大家。
 
Email我们 | 关于 | 留言
Copyright © 2010-2017 WWW.KanLouZhu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 黔ICP备15010001号-1
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(看楼主的中文全拼):www.KanLouZhu.com
本站关键字: 看楼主